你知道嗎?Collaction 會根據隱私權政策使用 Cookie 來提升您的用戶體驗、以及加強系統安全。

前線科技人員:跟進2015年食水含鉛事件

2015年香港食水管路含重金屬超標事件是指從2015年7月起,香港部分公共屋邨、居屋、私人屋苑、醫院及教育機構被揭發食水含重金屬量嚴重超標的事件。
【從食水安全說起】是誰在消磨我們的意志
K

【從食水安全說起】是誰在消磨我們的意志

當很多權貴在謾罵示威者的不是時,我想說說我自己的經歷同心路歷程,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理性的人,可是同水務署及政府爭取正確抽驗食水方法(經過了多過半年,仍停留在抽驗食水方法,根本寸步難行)及改善食水安全的過程,卻令我由心情平靜變得憤怒,最初以為有機會迫使水務署、承建商及政府認錯,找出 root causes 及 implement corrective action plan, 再次令香港市民有安全的食水。

可是無論我做幾多 research, 提供多少資料,寫信給林鄭及水務署,得到的回覆只是叫我去看水務署的詳細報告,那份所謂的詳細報告,一看之下,令到我的憤怒升級,因為水務署用了 2-5 分鐘先放水的抽取水樣辦方法,仍然有很多結果顯示有每公升 6-9 微克,如果抽驗「頭啖水」,結果一定更高,但水務署竟然說那些屋邨的食水無問題,連跟進都無。

另一方面,我以為食水是重要民生議題,可以通過議會去解決,可是那班所謂的建制派議員為了自身利益及中共利益,反對用特權法調查,連食水安全法立法也反對。我也試過同水務署及發展局的官員理性討論,可是他們仍然堅持荒唐的做法。

然後是鉛水聆訊,承建商好明顯覺得錯不在他們,什麼也是安裝水喉工人的錯誤(令我想起毒奶粉的處理手法,由最低層承擔責任),由於水務署一口咬定是焊料的問題(水務署其實一直在避而不談銅合金部件及 taps 在重金屬遷移測試中,釋出大量的鉛,不論用美國、歐盟及澳紐的標準,這些部件及 taps 根本不適合安裝在供水系統中),所以大部分香港市民也開始覺得是焊料問題。

在水務署的 chief chemist 應訊那天,我覺得最荒謬的是身為 chemist 的他,竟然唔明為什麼世衞在 2011 的安全食水指引中,將每公升少於10 微克的含鉛改為 provisional, 而且這個 limit 是用一個 baby 的 PWTI set 的。其實在 2007 - 2008年,很多科研中發現只需要極微量的鉛,已可令兒童的智商下降及可以令成人患高血壓的風險大大增高,所以決定取消鉛含量的安全線。為什麼嬰幼兒是高危的一羣,這位 chemist 也不知道,其實是嬰幼兒需要大量的 calcium 去發育,而身體會誤以為鉛是鈣去吸收。由於對孩子做成一生的損害,所以我一直好心急要去解決,可是 689 政府、「建制派」議員及權貴只是為了利益而犧牲香港人的福祉,更在消磨我的意志。我每每都要用極大的理性去阻止自己去佔領水務署。希望負責調查的陳官能給香港人一個公平的判決(是我現時唯一的希望)。

試問這樣的極權是否不斷在打擊我們的理性呢?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只有 689 極權及膽自大的高官要負責!


明報原文連結:
http://news.mingpao.com/ins/instantnews/web_tc/article/20160212/s00022/1455183732927

Collaction 拉近您和您最關心的社會話題

前線科技人員:跟進2015年食水含鉛事件 透過 Collaction 管理項目及尋找各路英雄的協助,在這裡您可以追蹤有趣的社會創新項目,並以您的力量一起協作更好的社會。

您也有好的故事及有趣計劃?加入 Collaction 介紹您的項目!

加入 Collaction 了解更多

追蹤我們

LANGUAGE / 語言

© 2014-2021 Made with by Collaction Tea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