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 Collaction. Continue your journey in English.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

維修香港透過探訪及提供維修服務,關顧社區內的弱勢社群,從而喚醒對社會事務的公民參與。
旺角清場被指偷竊 冷氣技工獲官讚品格良好 脫罪後站得更前
Rasaid Tsang
發佈

旺角清場被指偷竊 冷氣技工獲官讚品格良好 脫罪後站得更前

三年前的9月26日,雙學重奪公民廣場,為雨傘運動揭開序幕。79個轟轟烈烈的日與夜過去,雨傘運動戛然而止。三年來,雨傘運動牽動著很多人的生活。

雨傘運動以來,有1,003人先後被捕。 截至今年1月底,共有216人已經或正在接受司法程序處理,其中123人須承擔法律後果,包括81人被定罪、42人須簽保守行為,他們背負非法集結、縱火、藏有攻擊性武器、刑事毀壞、襲警等罪名。眾新聞製作「社運抗爭資料庫」,記錄逾200位捲入訴訟人士的資料,追蹤他們的司法歷程。

其中一名被捕者,是雨傘期間每晚在領佔區做後勤工作的冷氣技工黎文浩,他在旺角清場後,應朋友請求幫忙處理物資,結果被警員拘捕,最初指他處理贓物,後來改控偷竊,經數次法庭聆訊後,獲裁定罪名不成立,法官更在庭上讚他品格非常良好。

由被捕到審訊,歷時超過一年,如今回首,黎文浩猶有餘悸。不過,他從來無怨無悔,官司過後,他比以前站得更前。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因雨傘運動捲入官司,無阻黎文浩參與社運的決心。何君健攝


去年中,傘後義工組織「維修香港」的創會會長有意退位,組織裡有心的義工眾多,惟沒有人願意擔大旗。自創會時就加入做義工的冷氣技工黎文浩見狀,當仁不讓,便當上了新一任會長,此後各式文件要由他簽名、對外的大小會議又是他代表出席。黎文浩笑言,捲入官司讓他見過世面,壯大膽子:

我『臭格』又入過、法庭又上過。只要係光明磊落、伸張正義就得。我唔會好似其他人咁,話我唔可以露面又唔可以盛。

現年31歲的黎文浩,不像其他活躍於鏡頭前的「傘兵」那麼能言擅道。記者問他一句,他往往只是簡短答幾個字,說話斷斷續續的,幾乎沒有抑揚頓挫,表情略為呆滯。生於基層家庭的黎文浩,從小到大都不是朋輩中標青的一個,他會考得3分,中五畢業便到職業訓練局讀冷氣維修,但求學得一門手藝,日後腳踏實地搵到兩餐。

他只是一個關心社會的平凡香港人。

黎文浩記得,三年前的9月28日,他正與朋友燒烤之際,電視直播金鐘掟催淚彈,他驚覺事態嚴重,即時放下燒烤叉、食物,坐地鐵出佔領區,惟金鐘站已經關閉,他遂於銅鑼灣下車,最後在銅鑼灣留了一晚。此後的70多日,他每晚放工後,都會到金鐘或旺角佔領區幫手,主要是做後勤支援工作,如看守物資、修理帳篷等。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黎文浩製作的命運自主台模型,在今年雨傘運動3周年紀念活動中展出。何君健攝
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

旺角清場後,一個在佔領區認識、貨Van司機朋友跟他說,他車上有雨傘物資,怕被查出,會惹上麻煩,於是請他幫忙找個地方暫存物資。黎文浩當晚登上貨Van,其後再有數名佔領區的朋友上車,貨Van在旺角一帶兜了又兜,最終在一個地盤外停下,他們下車,將卡板、膠馬、沙包、雪糕筒等卸下。「(卸咗)一半都冇,就有部私家車,原來係警車,但你唔會知係警車嚟嘅,啲便衣警察即刻落車,衝過嚟,就逮捕我哋。」他憶述,警員當時要求他們面牆跪下,雙手放身後,不准向後望。有警員問:「偷返嚟㗎啲嘢?堵路呀?」被捕者大多不說話,有人答:「冇呀,冇偷嘢。」有人惶恐求饒:「我冇偷嘢呀,放過我啦。」警員反駁:「有膽偷,唔夠膽認呀?」

他記得,當時有警員說:「落晒啲嘢落嚟,影返輯靚沙龍先。」他好奇,偷偷向後望,「我發覺到佢哋擺到成個陣,攔住條馬路咁,跟住先影相。但我哋落嗰啲(物資),係放埋行人路上面,靠牆邊。」黎文浩坦言,當時他也很害怕,不敢說什麼,「第一次被捕,腦裡面一片空白,唔知點形容。我嗰時驚嘅程度係,(怕)呢度冇閉路電視,佢想點就點㗎喇。」

被捕者其後每兩人一批登上警車,被送到何文田警署。「上警車係最恐怖,因為警車係最冇仇報嘅地方。左右會有警察夾你,佢已經講嘢,好似誘導你認啲嘢係偷返嚟、認堵路咁。」在黎文浩身旁的警員,一個口吻溫和地對他說:「做咗咪做咗囉,一句啫。」「你做得出,唔夠膽認,懦夫嘅行為喎。」另一個惡言相向:「你信唔信我郁你呀?」「你做咗唔認,睇嚟唔可以對你咁客氣。」黎文浩表示,一旦他不答話,或者否認偷竊、堵路,就會被警員扯頭髮。他又指,過往有聽佔領區的朋友說過在警車上被打的經驗,所以他在車上一直戰戰兢兢,幻想自己被打,幸而最終沒有損傷。

到達警署後,黎文浩及其他成年的被捕者隨即被安排入俗稱「臭格」的臨時羈留室。他不敢通知家人,只是在「臭格」與其他被捕者商討如何應對,他們當時估計,最多被扣留48小時,「我諗,死啦,第二朝咪番唔到工。」除了落口供、填文件等程序,他們大部分時間都關在羈留室。冬季晚上,漫漫長夜,黎文浩開始心緒不寧:「裡面好凍,我加咗兩張氈都係覺得好凍。喺個又肚餓又凍嘅環境中,個人就開始亂諗嘢,向衰嗰邊諗:將來會點?」

他記得,同一羈留室內,有一個未夠18歲的中學生,表現得很擔心,「佢面都青晒,話好驚,唔知第時有冇案底,從來都冇俾人拉過。」黎文浩和其他被捕者安慰他說:「我哋出嚟做嘅嘢係正義嘅,如果佢哋要屈我哋呢,應該係會打得甩,唔會有事,我唔會俾你有事嘅。」 他坦言,其實自己心裡同樣恐懼,他想到那學生比他遲上貨Van,如果自己被入罪,對方很可能都會出事,「嗰時我覺得連自己啲隊友都保護唔到,心情好失落。」

黎文浩想到自己,忍不住也哭起來,「我已經冇乜能力去養活屋企,冇啲乜嘢交到俾屋企。我向衰嗰邊諗,如果我多咗條罪,有個案底嘅話,咁咪更加難搵食囉?可能仲成為屋企嘅負累喎。」父母在他年幼時已經離婚,他一直與媽媽及兩個弟弟同住土瓜灣唐樓,黎母在安老院做護理員,他做冷氣技工,二人的收入僅夠餬口,一個弟弟打散工,朝不保夕,另一個還在學。「最驚係我屋企冇錢,點打官司?我身家清白,唔會做大賊,根本就冇諗過會遭受到呢啲經歷。」

被困「臭格」40多小時後,警方讓他自簽保釋,此後每個月要到警署簽到。黎文浩指,他上司很開明,也支持佔領者,請假簽保不成問題。不過,他的收入是以日薪計, 不工作就無收入。「我個個月請假係為咗去(警署)簽到,周而復始咁樣去簽到,你會幻想佢好似點鋤你都得,原來佢可以無限期咁樣去折磨你嘅精神,等你提心吊膽。佢又唔講明會告你啲乜嘢,或者幾時會告你,拖住你嘅生活。」過了大半年後,他下定決心「踢保」。 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黎文浩被捕後繼續參與「維修香港」義工活動,為基層市民維修家居。「維修香港」會址展示出部分活動相片。何君健攝


數月後,黎文浩就收到警方通知,說要告他處理贓物罪。他初時手足無措,幸而511傘下支援組知道他的情況後,主動為他打點,並找了一名大律師幫忙。黎文浩指,案件展開聆訊後,同案排在他前面的一名被告決定認罪,相信可獲撤控並自簽守行為了事,「揀守行為係好方便,但我哋唔想。」他解釋,一方面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事,另一方面是不想為較遲上貨Van的後生仔女添任何麻煩,他決定不認罪,如果最後他能被裁定無辜,相信會對後面的被告有利。

其後一場聆訊,有一名被告轉為污點證人,控方遂將黎文浩的罪名提升至偷竊。污點證人在庭上陳述案情時指,黎有份搬物資上車,又承認偷取電訊公司、工程公司的物資。控方又找到相關公司的人員作供,表示認出車上的物資屬於他們的公司。黎文浩指,但當他們被盤問時,卻答不出物品上有什麼特徵、標記,足以辨識出物品屬於他們。黎文浩坦言,當時感到被屈,認為控方做法很「離譜」,「嬲嘅位係,控方將啲唔係事實嘅嘢,夾硬要搬上法庭去指控我哋。」

最後那場聆訊,黎文浩的代表律師原定會傳召一名品格證人, 以證明他有做「維修香港」的義工,幫街坊維修家居,並準備好他做義工時拍下的照片。黎文浩憶述,法官當時說,被告的品格「非常良好」,不需要品格證人,他聽罷流下眼淚。法庭最終裁定黎文浩偷竊罪名不成立。「我以為法官通常會信公權力嗰邊嘅人嘅口供,但佢相信我嘅口供。嗰一刻,我只係覺得自己好好彩,鬆一口氣,都覺得幫到後來上車嘅被捕者。」

黎文浩指,在三、四次聆訊期間,他只有一次答辯機會,「我咪話我冇去過污點證人講過嘅地方,冇參與過,嗰陣時我唔喺度。講番啲事實出嚟。之後上車嘅人唔知後面有咩,我上車嘅時候都冇留意後面有咩嘢。」記者問,他是如何令法官信服?他呆了半晌,緩緩道出一句:「我都係照事實咁講。」

黎文浩仍記得那時的忐忑不安,深怕在庭上表現得不夠好、答辯時講得不夠清楚,緊張得上庭前一晚失眠。由被捕到被判無罪,被折騰超過一年,他膽心過被警察打、被屈犯罪,又怕一旦被起訴、罪成,未來留案底,會無工開,拖累家人及其他同案被告。那段時間,他足足瘦了一圈。不過,他直言不後悔參與社運,「正義嘅嘢係要出嚟做。」

結案後的一年多,黎文浩站得更前,去年接任「 維修香港」會長,繼續在社區層面推動公民參與。捲入官司的痛苦經歷,亦令他積極支援其他社運抗爭案件的被捕者。「13+3出晒名,一定有人支持,又話幫佢哋籌款、幫佢哋屋企,但係仲有好多無名小卒,人哋喺(監獄)入面受緊(苦)。」他續稱,近期有支援良心犯、社運抗爭者的活動,聚焦於被律政司覆核刑期的反東北案13人及重奪公民廣場案雙學三子,他會向主辦機構反映:「要撐埋其他義士,俾廣大市民知道唔止13+3。」黎文浩受訪時揭開「共同體」政治犯聲援音樂會的單張:「而家見到裡面好多人名,我就知道個音樂會唔係淨係撐13+3。」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黎文浩向記者展示「共同體」政治犯聲援音樂會的活動單張,上面刊登了117名因社運入獄人士的名字。​​​​​​​


 黎文浩說,他會親筆寫信或託探監者為他傳口訊,表達對13+3以外入獄人士的支持。「佢哋(放監)出嚟嘅時候,係背負住一啲罪名、案底,佢哋搵工、前途一定艱難。如果我可以幫到,我會盡幫。」


原文連結:https://goo.gl/JJ4iZm​​​​​​​

小額支持項目

喜歡這個項目?小額支持使他們為社會帶來更多創新元素!

$

Collaction 拉近您和您最關心的社會話題

維修香港-關懷社區服務隊 透過 Collaction 管理項目及尋找各路英雄的協助,在這裡您可以追蹤有趣的社會創新項目,並以您的力量一起協作更好的社會。

您也有好的故事及有趣計劃?加入 Collaction 介紹您的項目!

加入 Collaction 了解更多

追蹤我們

LANGUAGE / 語言

© 2014-2019 Made with by Collaction Team.